您的位置: 主页 > H最生活 >《资本主义与自由》(1) >

《资本主义与自由》(1)


2020-06-11


中文版

坊间普遍认为,自由主义者的诉求是无为而治的小政府,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正确。自由主义者承认有许多事物有必要交给政府来做,但同时不希望政府对人民自由造成威胁,因此他们认为政府的活动範围应该受到限制,且权力应该有效分散,避免强人型领导者危害人民自由。在《资本主义与自由》之中,傅利曼 (Milton Friedman) 以经济学为基础,从各种面向阐述政府该如何保障人民的自由。

如同各位所知,政治与经济一向有密不可分的关係,因此我们很难将经济自由独立于政治自由之外。政治自由与经济自由之间的关係是错综複杂的,在人民享有政治自由的社会,很少能脱离自由市场经济;而在政治高度集权的国家,自由市场经济所主张的私有财产制,也多少限制了政府的权力,而且历史上很少有遵循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能长久维持高度政治集权,显见经济自由是促成政治自由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

为什幺自由市场经济能发挥如此庞大的力量呢?这是因为,要协调数百万人的经济活动,基本上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透过集权政府指挥,另一种是人们自愿合作,也就是透过市场机制调整。在遵循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社会中,政府对于某些活动将无权置喙,而是在双方都充分了解交易条件之下,认为彼此都能从交易中获益而自愿合作。

若人民无法获得经济自由,被剥夺的权利可能不亚于失去政治自由,例如在二次大战后,因为外汇管制而无法到美国旅游的英国公民,跟因为政治歧见而无法到美国度假的苏联公民,两者被剥夺的自由并无太大的差别。

由此可知,虽然经济自由并不能确保政治自由,但至少能降低政治不自由对人民的危害,且政治自由必须以经济自由为前提,「民主的社会主义」或「自由的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存在的。

与共产经济比较,自由市场经济确实更有效率。假如人们想开一家麵包店,在共产经济之下,他必须先向政府申请营业许可执照,并获得官股银行的资金挹注、说服国营麵粉工厂提供原料、向地方政府申请土地使用权,各种行为都需要直接或间接获得政府许可;而在自由市场经济之下,只要向银行借贷足够的资金,就能承租店面开始营业,省下繁琐又不具效率的行政程序。

除此之外,自由市场能提供足够的选择,因此不需要政治上经常採用的多数决原则,人们不用看多数派想要什幺,少数派也无须委屈自己,因而脱离「二分法」的思维模式,这正是近年困扰着台湾社会的迷思。

虽然市场机制能解决许多问题,但自由主义者仍认同有些议题不可能透过市场来处理,或是透过市场处理的成本较高,因而必须寻求政治途径。举例来说,我们不可能透过市场机制协调出该购买多少军备,假设小明与小华对于军购计画的意见相左,当某项军购计画满足小明的同时,必然会使小华感到不满,且市场也无法提供其他选项。

大略来说,在自由市场中,政府必须扮演三种角色:

一、规则制定者与裁判

二、解决技术性独佔与邻里效应

三、基于家父思想提供服务

要使自由市场经济顺利运作,首先要釐清的是该如何界定财产权,这个问题看似容易,实际上是非常複杂的社会运作。

举例来说,假如我拥有某块土地的所有权,并且能按照我的意思使用我的财产,是否有权拒绝别人开汽车经过我的土地?若是飞机从领土上方飞过呢?或是别人有优先使用汽车或飞机的权利?或者该取决于交通工具离地面的距离、发出的噪音、价值的高低?或是他们应该付钱给我才能行使权利?还是我必须付钱请他们绕路?在现代社会中,这些问题通常已经有相当明确的解决方法,这是自由市场经济顺利运作的基础。

另一个难题是货币制度。长久以来,铸币权都掌握在政府手上,可能没有其他类型的经济活动像货币制度一样,将政府的干预行动视为理所担然,但这是否表示政府任意调整货币政策是合理的?后续将会更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在某些情况下,市场机制将会失灵,使得自愿交易的成本非常高,甚至于不可能发生,像是在独佔竞争市场中,消费者将被迫选择某家企业所提供的商品,而没有其他的替代选项。

虽然私人独佔很难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长期维持,但如果该项商品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且独佔的力量非常强大,以致于短期内很难产生打破独佔局面的竞争者,则私人独佔对市场的伤害将令人无法忍受,让政府来经营或许是较好的解决方式。

政府介入独佔竞争市场的方式,可分为「公共独佔」与「公共管制独佔」两种,反映在社会上的或许就是「国营企业」与「半民营企业」。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共管制独佔」比「公共独佔」保有更多市场机制所带来的优点,但在某些情况下,「公共管制独佔」的成果未必会更好,台湾电信业半民营化就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

在台湾,所有电信业者都必须向中华电信承租电信线路,比起承租线路所需花费的成本,布建线路的成本非常昂贵,远超过其他业者所能负担的範围,以致于其他业者根本没有自行布建线路的能力与意愿,即使电信民营化已推动多年,中华电信的独佔地位仍相当稳固。由于中华电信在民营化之后有维护股东权益的义务,没有意愿耗费鉅额资金推动电信升级,政府也不可能强制介入民营企业的经营,影响所及,即使政府设立专门机构管制电信费率,台湾的电信费率仍较邻近国家昂贵,且服务品质也相对落后,显见电信业民营化是个失败的政策。

另一个适合由政府提供服务的情况是「邻里效应」,也就是个人行为将会对其他人造成一些影响,又不可能针对这些影响收费或给予补贴。举例来说,假如全国的道路皆由私人提供,根据使用者付费原则,针对道路使用者逐一收取费用,势必会耗费不少成本;反之,由政府统一提供道路,并以燃料税代替过路费,显然是个较方便的解决方式。

最后一种情况,是政府基于家父思想提供服务,像是照顾弱势团体。如果有人自愿照顾弱势团体,当然是最理想的情况,但可想而知,这类慈善活动的供给势必无法满足需求,因此只能寻求政府提供协助。

要明确定义上述三种角色的界线显然不容易,但我们也清楚了解到,政府的职权应该是相当有限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