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品味慢生活 >《最贫困女子》:一个女性主义的观点 >

《最贫困女子》:一个女性主义的观点


2020-06-10


「我以为你支持性交易除罪化?」

「我确实主张性交易除罪化,但这不表示我容许性交易作为一种社会剥削形式而存在。」 

 《最贫困女子》:一个女性主义的观点

  性工作不是一种能做一辈子的工作,人们常比喻进入性产业为「下海」,那是因为身在海中载浮载沉的人莫不在找上岸的机会。无论是转作经纪、嫁为人妇,并没有人真的想在海中久留。但如果有上不了岸的女人,那是什幺样的人?根据日本记者铃木大介的报导文学作品《最贫困女子》,永远沈沦在性产业最底层,从事最危险、最低薪、最损害人格性交易的,是那些胖、丑、智能障碍的弱势女子。

  关于卖春,人们经常有两种极度相反的想像:恐怖的人蛇集团用毒品控制了贫困的少女,逼她们出卖灵肉;拜金的翘家少女为了买名牌包,自愿投入五光十色的酒店夜生活。前者的想像是「哭着赚」,后者的想像是「笑着赚」,但总之都是「躺着赚」。类似这样的想像其实简化了卖春产业内部的複杂阶层跟区域网络,也低估了卖春所需的技术能力与肉体劳动程度。

  不同的女子,投入性产业的理由各有不同。但离不开性产业的女子,离不开的理由却都一样:她们非常贫穷,而且她们没有任何习得的技能或天赋的美貌可以脱离贫穷。

  在性产业中,就跟其他所有行业一样,存在着能够力争上游的人,即便同样来自失能家庭,有些比较机灵的卖春少女很快就学会了当老鸨,牵线让学妹去赚,不仅赚得多,也比较不伤身。长得特别漂亮的女孩,很快就能透过包养或结婚而上岸。铃木大介的访谈发现,迫于生计卖春的女性其实也同时一直在物色着能够在经济上永远援助自己的对象,也就是男友。从嫖客变男友,这听起来是很危险的想法,但也不是不会成真。有时候确实客人会帮助妓女赎身,但也有些时候客人会杀死妓女,全都是有可能的事。

  性产业同样存在着「连当妓女都嫌没竞争力」的女人,这就是铃木大介想要特别强调的「最贫困女子」。她们的贫困是世袭的,这些女性要不是刚从虐待自己的家中逃出,要不就是拖着小孩嗷嗷待哺;她们通常没有受完基本教育,因为成长过程中饱受虐待或屡遭送至社福机构寄养而没有基本的社会常识,长得不怎幺样,化妆也不太上手。

  而她们也知道自己不是很好的商品,因此在网路上刊登卖春消息时,会先挑明说自己是龙妹,希望不介意的才联繫。尽管如此,她们还是经常被客人殴打、辱骂,被说「长这幺丑为什幺不去死一死」、「应该整过型再出来卖」。

  可笑的是,在日本,「派遣制」同样也冲击了最古老的行业。仲介向铃木表示,客人比较喜欢「兼差妹」。也就是平日有其他工作,一週只工作一天的女子。这些女孩被要求画上「自然妆」、演出「青涩感」,她们的单次收入可以是底层妓女的十到数十倍。而提起在网路上个体户卖春、强调自己是龙妹的底层妓女,兼差妹挥着她们的水晶指甲,不以为然的说:「那种喔,也太不专业了吧,根本就是在搞坏市场啊。我可是很努力学美妆在维持自己价值的喔。」既然丑,为什幺不化妆呢?既然胖,为什幺不减肥呢?

  对啊,为什幺呢?为什幺已经走投无路到只剩下卖春这条路可以走,不能把自己搞漂亮一点呢?或许是睡在网咖太辛苦了,或许是常常在躲避房东跟地下钱庄讨债太忙了,或许是这些底层妓女原本就有轻度智能问题,但从未被学校与社福机构发现。而更奇怪的是,穷到这种程度其实应该能够申请低收入户补助,但她们却因为害怕文书作业而逃避与公务人员打交道。

  这社会应该出了什幺问题吧?铃木写道,当日本媒体炒作「贫充」(贫穷但充实的)女子,把居住乡间有邻里支应的「帐面上低收入户」,讲得像是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人人都想「来去乡下住一晚」,却没有人同情在大都市的污水沟中生活着、没有家庭也没有亲友、非得低价卖春否则无以为生的真正「最贫穷女子」。

  每位困顿贫穷的女子都遇过慈悲的嫖客。「听说了我的身世故事,都流下眼泪来了呢」。但就铃木的立场,却对于这些人相当不以为然:「流下眼泪是无妨,但怎幺连精液一起流出来了呢?」铃木深恶痛绝这些自认为「帮助」了妓女的嫖客,认为他们活在「援助」少女的美梦里,但事实上却还是人渣。嫖完给钱是应该的事情,怎幺能够称得上帮助?儘管铃木从未声称他是女性主义者,但他关于性交易本质的看法却意外与基进女性主义若合符节。

  在这同时,铃木又提起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在成人影片产业工作的受访者,告诉他市面上可见的喝尿、食屎、兽交主题成人片,大部分都是僱请智能障碍的女优拍的。她们外表与智力正常者无二,因此消费者大可以想像这是「有判断能力的美丽健康女性心甘情愿为特殊性癖好者倾情奉献」的艺术作品。就跟嫖客认为自己用老二帮助了可怜的女孩子一样,真的是有梦最美。

  作为一个人道主义者,铃木全书最末的呼吁其实很实际,他期待看见日本性交易彻底除罪化(目前法令只是部分合法),这并非因为他觉得性交易在社会中存在是合理、非压迫的,而是唯有这样才能拯救最贫困女子,让她们投身的职业至少受到国家一定程度的规範与保障,终结躲躲藏藏的日子。他也微弱的呼吁政策制定者,如果社会安全网真的保护不了少年、少女,至少不要推行一些反其道而行的规定,譬如「游蕩条例」禁止青少年深夜出入公共场合、增加购买一次性手机的难度,反而导致她们原本勉强能维持贫困过活而无需卖身的生态瓦解,加速遭到性产业「捕获」。

  但与其说《最贫困女子》点出的是这个社会对穷人很残酷,社会福利机制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不如说作者在呼唤每个人对于「无法光彩生活的人」多点包容与同理。他点出了苦难的前因后果,以及压迫无法被解决、反而随着法令紧缩而更形恶化的客观事实,作为读者的责任,就是尽可能扩张想像力──想像一种即使你不愿意也必须过上的生活,想像有一个社会把这种残酷解决掉的可能。

  想像你成为你不是的那种人,然后停止说她们还有选择。

书籍资讯

书名:《最贫困女子:不敢开口求救的无缘地狱》最贫困女子

作者:铃木大介

出版:光现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sunbet(官网)管理|最新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55现金 sunbet申博现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