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I墅生活 >希山:好友是华人‧“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

希山:好友是华人‧“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2020-07-08


希山:好友是华人‧“我不是种族主义者”(吉隆坡)巫青团长兼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强调,他不是人们想像中的种族主义份子。他表示,凡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种族主义者。“我的父亲(前首相敦胡先翁)是人所皆知的马来西亚团结之父,我的祖父(巫统创办人拿督翁惹化)为了让非马来人加入巫统而离开巫统。我不明白,以我的家庭背景,地球上怎会还有人说我是主义份子?”事实上,希山慕丁表示,他最好的一名朋友是华裔,而其国会选区的半数选民则是非马来人,“我想,这就是我的命运。”他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说,他代表巫统赢得国会选区,而属下两个州选区,一名州议员是国大党领袖,另一人则来自马华。希山慕丁的选区是位于柔佛的森波浪,3万3181名选民中,马来人佔54%,华人和印度人则分别佔36%及9.6%。从政生涯关係家族声望至于森波浪国会选区之下的巴罗和加亨两个州选区的议员,则分别是马华的何襄赞和国大党的维迪雅。希山慕丁坦承,因为名门望族之后,他肩负着比任何人都大的责任。“我的从政生涯不只是关係到我个人的名义,还关係到整个家族的声望。”他说,因为其祖父和父亲,以致很多人都愿意与他接触他,却也让他们对他寄予更大的期望,从而令他面对更大的压力。询及他那有意成立多元种族政党的祖父时,希山慕丁说,那是因为当时还没有国阵。“我相信他还在世,我就可以寻求他的观点――他是否仍有意成立多元种族政党,抑或他认为国阵已经是最好的替代,而且可以继续在这个基础上巩固力量。”他指出,在其祖父置身的年代,没有人可以预测50年后会发生甚幺事――即使其祖父也不可能想到会有国阵的成立。“也许国阵不是祖父的梦想,但却是经历了过渡时期的真正联盟。”为举剑道歉旧事没人提希山慕丁表示,他选择在308大选之后,就他之前在巫青团大会上高举马来短剑一事道歉,那是因为道歉更直接。他不讳言,举剑事件在他道歉之后就不再有人重提,让他得以继续工作,而巫青团也可以继续往前迈进。“所以,道歉是很有用的。”指举剑无恶意希山慕丁说,他举剑是时势所需,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并无恶意,而他过后连续三年试图向人们解释,举剑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任何人。“马来短剑象徵团结,可是,在凡事都被妖魔化,以及人民观点是主导了一切的环境中,我告诉自己,与其一次又一次的作出解释,我必须往前走。”“我向所有马来人和非马来人道歉,因为我无法说服他们。我向马来人道歉,因为那是他们的传统及象徵。”“翁惹化死去的时候,有人给他取了各种名字,所以,我希望这幺做,能够让大家更了解我。他的死可是非常的不幸及可怜。”“不过,我想,如果他现在回到来,人们对他的看法将有所不同。这也为何我道歉。而它也的确有效,人们过后不再重提举剑的事。”希山慕丁坦言,只有发疯的人,才会在準备参与巫统党选时就自己的文化道歉。不指定巫青接班人希山慕丁说,虽然他将在3月巫统党选时卸下巫青团长职,但他不会为此而指定接班人。“如果我说我可以指定接班人,不只是跟自己开玩笑,也等于在愚弄全世界。”他也坦承,竞选母体副主席职而离开他领导多年的巫青团,他是觉得不捨的。不过,他认为,巫青团员并没有因为团长职出现三角战而闹分裂,证明他在接过领导棒子时的巫青团,已从分裂变成团结。希山慕丁对巫青团长及副团长职出现多人竞选,表示感到高兴,但他不意提醒这些候选人,必须走入基层,真正去了解他们的心声。竞逐巫青团长职的3名候选人,分别是寻求更高一层楼的现任副团长凯里、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儿子拿督慕克力和前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基尔。至于副团长职,则是拉查里依布拉欣和里扎马力肯的直接对垒。指副主席职“困难的竞争”对3月竞选巫统副主席职的机会,希山慕丁表示,这是一次“困难的竞争”。他说,虽然他获得190个区部的153个提名他竞选副主席职,然而这并不意味前路就好走。前部长拿督斯里贾马鲁丁宣布退出竞选后,连同希山慕丁在内,共有8人竞逐3个巫统副主席职,包括拿督阿末扎希、拿督沙菲益阿达、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拿督斯里赛哈密、丹斯里莫哈末依沙、拿督斯里莱士雅丁和丹斯里阿都拉欣。另一方面,希山慕丁认为,增加投票的代表人数,是解决备受关注的巫统金钱政治问题的其中一个方法。他说,这是因为一旦增加投票的代表人数,候选人就难以收买太多的代表。他坦承,有很多人愿意为党职而付出各种代价,而巫统党内的金钱政治问题仍未严重到无法克服的地步,却是不幸中的大幸。他也表示,向年轻党员灌输金钱不是万能的良好价值观,也是非常的重要。此外,希山慕丁说,他希望拿督斯里纳吉领导巫统后,依然能够保持党的团结,同时维持现任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的荣誉及尊严。英文教数理建议书近期交内阁决定教育部长希山慕丁透露,教育部对英文教数理政策的分析报告及建议书的草拟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他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访问时说,他将于近期内把报告及建议书提交内阁作出最终决定。他透露,他个人对这项政策的检讨,主要是基于四大重要因素,即:1. 继续强化马来文作为国家语文的地位;2. 加强学生的英文能力;3. 着重提高老师的数理教导能力;4. 继续提高学生的数理成绩。希山慕丁说,各界对英文教数理政策的推行或废除提出了很多建议,包括:.小学以国语或母语教数理,中学则改用英语;.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实行英语教数理制度至中学;.小学和中学都以国语或母语教数理;.由学校决定数理的教学媒介语;.小学一至三年级废除理科,通过其他科目传授科学知识;.小学一至三年级以国语或母语教导数理,四至六年级使用双语,中学则全面使用英语。指废除英文教数理不实际对“废除英文教数理运动”联盟要求政府即刻恢复以母语教数理的要求,希山慕丁的看法是:不客观也不实际。他强调,这事件的关键既不是争取支持或受欢迎度,更与刻意固执无关,而是责任的问题。他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访问时说,如果政府即时废除这项措施,最快也得等到2010年才能够转变,这是因为从印刷新课本、重新培训老师到準备各种教材,所涉及及必须準备的东西太多了。他强调,在涉及学生前途的重大事件上,没有也不能抄捷径。希山慕丁说,教数理政策突然受到几乎所有的人反对,主要是因为媒体的广泛报导,更何况马来非政府组织和华团要求母语教数理的声音特别的“响亮”。他坦言,对有人在这项措施推行了6年之后才报案,指教育部违反1996年教育法令和联邦宪法,甚至策划到国家皇宫外示威,让他感到不解。‧2009.02.22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sunbet(官网)管理|最新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55现金 申博sunbet娱乐